返回

半命妖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六章 赏功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经此一战,东华城要进行大规模的搜捕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邢老三不敢继续待在城中,前进的方向正是城外。

    多亏邢老三要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巷口,一面面墙壁成了天然障碍,而宁夏登高追击,全无阻碍,这才死死咬住了邢老三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持续一个小时的全速奔行,宁夏肺腔里宛若火烧一般,他依旧死咬了牙坚持。

    忽地,邢老三钻进一个小院,直入厅堂。

    宁夏心中一惊,猜到其中必有古怪,他几个起落从高处跃入院中,跟着撞进了厅堂,却没了邢老三的踪影。

    左右搜寻一番后,他发现地上的血滴,顺着血滴一路寻找,他找到了左侧厢房。

    一把掀开床板,竟现出一个大洞,他挥刀劈开床板,借着床上的褥子,手脚麻利地作了个火把,引燃火把,他跳下大洞。

    底下是个干燥的地洞,足有一人高,容得两人并排行进。

    火把细照,行不多远,果然发现地上的血滴。

    他一路跟着地道,曲曲折折,绕了约莫半个多小时,终于到了尽头,却是个蜿蜒上升的石阶步梯。

    上到最顶端,他掀开头顶的木板,长刀先挥了出去,随即跃出洞口。

    送目看去,竟到了野外,四周皆是树木,不远处有缓缓溪流,邢老三正在溪流边浣洗着胸口的伤口,撕碎了衣衫正准备包扎。

    宁夏折腾出的动静儿,惊到了邢老三,他才要遁走,忽然意识到除了宁夏,再无其他追兵。

    他提了剑狞笑着奔来,远远道,“你到底是人是妖,死而复生,亘古未闻。

    你是怕我把你这个秘密说出去吧?放心,我不会说,因为说了也没人信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你我,不如你把这个秘密告诉我,我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宁夏冷笑,“我追这么辛苦来寻你,你觉得是来找你求饶命的?”

    “你会求我饶命的。”

    邢老三冷笑一声,挽个剑花直取宁夏咽喉。

    宁夏长刀如鱼摆动,刀锋横劈,铛的一声,一刀一剑交击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“千钧斩!巅峰境!”

    邢老三吃了一惊,“你才导引四重,怎么可能将千钧斩练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神识功法,一定是神识功法。

    你既能得神识功法,在东华学宫内,绝非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东华学宫的那些老朽们怎么舍得派你来作卧底?”

    邢老三一边喝问,一边运剑狂攻。

    他有导引九重修为,远胜过宁夏,若不是伤势颇重,又一场大战后奔行许久,气力大亏。

    宁夏根本没有和他对招的机会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连绵的剑招,气势如虹,压得宁夏只有招架之功。

    终于,宁夏一个应对不急,肩头中剑,他才要挥刀,邢老三狂暴一掌,直劈他面门,啪的一下,宁夏被劈飞出去,摔在地上,头骨塌陷下一块。

    邢老三冷笑着朝宁夏行进,“这回老子将你碎尸万段,且看你还能不能活过来。

    ”嗖地一下,他一剑直朝宁夏头颅砍来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宁夏忽然挥刀,直取他左足。

    邢老三也不避让,挥剑猛劈,这种战斗模式随着多年血战已经成了战斗本能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在头颅要害受到攻击时,不选择撤招。

    岂料宁夏根本不撤刀,一刀正砍在邢老三的左腿上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邢老三的长剑砍在宁夏脖颈处,剑锋切开了脖颈,深深砍入了胸腔。

    直到邢老三左腿中刀,他才痛呼一声,拔剑拄地。

    邢老三顾不得包扎几乎被劈断的左腿,死死地瞪着宁夏,他惊讶地发现,宁夏断裂的脖子和劈开的肩头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伤势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的工夫,宁夏竟然安然无恙,重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不是宁夏身上染血且破裂的衣衫,和他左脚传来的惊人痛感,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,天下再神奇的神药也绝无此奇效,他一定有秘密,一定有惊天的秘密。

    只要我得到这个秘密,什么血杀教,什么东华城,吴国也盛不下我。洪荒战场又如何,群妖万族又如何……哈哈,天意,天意……”

    邢老三陷入了狂想,忽地发出刺耳的尖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宁夏迎着他冲去,刀锋闪过,邢老三手中长剑被劈飞。

    宁夏猱身扑上,小擒拿手展开,咔嚓两声,邢老三双臂被卸下。

    长刀划空,邢老三大好头颅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其实左腿重伤,邢老三已失去了机动性,兼之浑身气力已近乎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宁夏得凤凰胆恢复,实力重回巅峰。

    再度交手,邢老三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。

    杀掉邢老三,宁夏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快速搜检了邢老三的尸身,得了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